近距离接触偶像,她们还能收入百万?

        时间:2019.11.1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獠牙牙


        1905电影网专稿 10月底,一条消息刷爆“饭圈”。


        根据主办方的解释,“‘站’,指偶像后援会、粉丝会、贴吧、网站、个站”,而“‘站姐’就是上述粉丝组织的管理者。”而此次活动,旨在“聚集各个领域的佼佼者”,“构建最高质量的站姐行业圈”。


        这规格、这定位,听起来绝对高端、大气、上档次哈!不仅如此,主办方还拒绝了“金主爸爸赞助”、“媒体报道”及“旁听”,整场活动陡然变得神秘起来。


        这让刷到消息的小电君我好奇心爆棚。不让报道?那我只得深入“饭圈”去打听一些消息咯。


        据主办方透露,自己邀请到的都是“顶流(顶级流量)爱豆”站姐,并同时附上了一份“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参会阵容名单,蔡徐坤、朱一龙、易烊千玺、王俊凯等等我们熟悉的偶像艺人都赫然在列。



        于是小电君也依照这个标准找到了身边的一些资深“站姐”,询问她们是否有报名参会,然而出乎我的意料,她们的反应都是大写的拒绝:不去,谁会想在三次元“掉皮”(暴露身份)啊?

         

        尽管绝不考虑报名,但这些久经沙场的站姐们也都有不少想说的“心里话”和想澄清的“误解”,比如“站姐到底是什么人”“站姐算不算私生饭”“追星能否真能带来百万收入”……

         

        对于饭圈或“站姐行业圈”来说,这些或许才是当下最值得关注的议题。于是我们决定,干脆直接举办一场线上“站姐大会”,让她们分享真正“专业”且劲爆的“饭圈干货”。

         

        (为保护隐私,文中站姐均使用化名)


        议题1


        不准对骂约架、不准偷拍照片?


        外人眼里的神秘“站姐”究竟什么样?


        传说中的“第一届中国站姐大会”举办当天,率先登上热搜的不是“站姐”们,而是场外的一块告示牌。



        与此同时,不少粉丝还在热搜微博下忙着澄清:朱一龙/易烊千玺/王俊凯/杨超越家已经辟谣了,没有参加这个活动哦!

         

        我将“七不准”发给了“站姐”之一小美,她迅速回复给我两个字“有病!”虽然举行“站姐大会”的消息曝光之初,饭圈女孩们也集体调侃过“对家(注1)见面不会打起来吗”,但并没有人会当真认为“站姐”们会在线下“疯”到这种程度。

         

        小美追星十年,早早便开设了自己的“个站”,熟练掌握前线拍图修图、应援打投等饭圈必备技能,目前是某选秀节目出身的“顶流”家站姐。无论个人还是偶像“资历”,她都完全符合“站姐大会”的要求。



        “所以为什么不考虑参与一下?”

         

        首先,在小美看来,所谓“中国站姐大会”,更像是主办方搞出的一个“噱头”:“那些议程讨论的内容看似非常专业、严肃,实际上都没有什么意义。即使有些有意义,也不是所谓的‘站姐’们开一个会能够解决的。”


             

        其次,小美也十分坦诚的告诉我:“虽然不排除有愿意抛头露面的人,但是很多‘站姐’其实不愿意出现在‘公众场合’,大多数人在追星中会选择戴口罩,害怕出现在照片中、节目里。一是害怕被现实中的亲朋好友看到,另一方面也是害怕引起关于自己的外貌、身材等私人问题的负面讨论。”

         

        在“站姐大会七不准”中,就有明确要求“不准偷拍内场照片”,“粉丝中确实有对家存在,虽然说现实中见面可能不像网上对骂的时候那样激烈,但也确实有一定的可能会难以‘和平相处’,甚至有可能发生恶意偷拍传播站姐照片等情况出现。”



        这些观点,也从其他受访“站姐”处得到共识。

         

        J成为“站姐”已经3年多,她的偶像凭借一部暑期热播剧人气飙升。一看到会议内容,J就表示“溜了溜了”:“白皮书听着就很枯燥,舆情维护是公司应该干的吧?又不给我发工资,我也不想‘带节奏’,而且我比较专注正主(偶像本人),粉丝活动我不是很感兴趣。”

         

        而张珊,一个参与粉丝团管理超过十年的“站姐”,虽然在与我们的交流中分享了不少关于会议议题的见解,但提到线下参与,她表示:“完全没考虑过。正常‘社畜’没人希望追星掉皮。”张珊还直言:“冷冰冰高大上的规则,都不如我心里的三条金律好用:戴口罩戴帽子、善用小号(不暴露身份信息的社交账号)、闭嘴追星。”

         

        然而不公开露面,并不代表“站姐”们能够躲开饭圈的讨论。特别是当你站子或具备一定的影响力之后,很多“误解”也会随之而来。



        J常跟着偶像跑行程,然而身边人问她最多的一句话竟然是“你的机票是自己掏钱吗”,这令她十分无语:“那不然呢?大家总以为‘站姐’有三头六臂,能获得什么好处,也许还能跟正主‘私联’(注2)啥的。站姐说白了也是粉丝啊!站姐也不都是家里有矿无所事事,没时间就挤时间啊。”

         

        J告诉我们,自己为了请三天假而连续加班一周的情况太多了。甚至有时候看上想买的东西,一想到这钱够追一次活动,也就放弃了。

         

        另一位与我们分享“误解”的小于,站姐资历5年。她正面临的“苦恼”于当下的饭圈十分具有代表性,也很敏感:“很多人误解站姐即SS(私生饭),其实那只是个例罢了。”

         

        注1:对家,即视对方艺人、粉丝为对手,彼此有竞争关系或不合的饭圈


        注2:私联,偶像通过非公开方式单独联系某位粉丝,饭圈大忌


        议题2


        “跟行程”、“拍图”&“跟机”、“找代拍”


        站姐与“私生饭”的界限在哪?


        “私生饭”这个原本在饭圈中十分隐晦的概念,随着越来越多偶像艺人的公开声讨而被普及。



        《陈情令》在这个夏天让王一博和肖战的人气迅速飙升。然而剧还在热播,王一博的电话就因为遭到恶意泄露而被“私生饭”打爆。不堪其扰的他在微博上直接喊话:“别再打我电话,别再用我的手机号去登陆软件,也别再去买我的号码,这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


        王一博微博喊话“私生饭”别再打他电话


        王一博的发声,又一次将矛头对准了“明星信息买卖”这条藏在饭圈中的“产业链”。而除了电话号码,一些明星的航班、酒店信息也会被出售。在这件事上,王一博的搭档肖战成了“受害者”。

         

        不久前,肖战因为“登机受阻,导致航班延误”而发布“致歉声明”公开向同机乘客表达歉意。随后,一位网友指出事件真相是“有一些人不顾秩序,没刷机票就直接冲进去(廊桥),导致不能登机,还在廊桥堵着不走。”


        这里不顾秩序的“一些人”,很快被部分粉丝认定是肖战的“站姐”,其官方后援会还因此制定了严格的新规:发布肖战机场图片、文字或视频将被“屏蔽”,图片或视频的拍摄者取消一切官方活动名额。

         

        除了他们二人之外,UNINE成员李汶翰、李现、范丞丞等也都公开曝光过航班被他人值机、私人行程粉丝过度跟随等情况,但肖战的“航班事件”的蝴蝶效应还是引发了不少争议,甚至饭圈内部也存在一些不同声音。


        李汶翰航班被他人值机


        李现呼吁粉丝理智追星


        站姐拍摄机场图算不算“私生”行为?在当前的饭圈环境中,这种行为多数时候被默许。舞台之外的偶像,以更具亲和力的形象出现在粉丝的视野中,有时反倒能助TA“圈粉”。


        以肖战本人为例,在后援会屏蔽机场图片、视频之前,他曾有多组“站姐”拍摄的图片“出圈”甚至登上热搜。此外,还有很多明星也曾通过“机场图”、“私服照”收获流量。


        “肖战机场穿搭”成热搜词汇


        这种“助力”随着“航班事件”给艺人形象带来的实质性影响,在一部分粉丝眼中变得一文不值。但在多数“站姐”眼中,除了极个别人的越矩行为外,跟行程拍图与私生之间仍有着本质区别。

         

        在小于的个人理解中,非公开行程跟机、跟车甚至跟到家里,打扰偶像的私人生活就算是私生,例如李现在健身途中被“假装偶遇”、火箭少女101成员吴宣仪被人敲酒店房门的情况都应该归为此类。“但如果是公开活动,比如我的偶像今天飞上海参加颁奖礼,我和他住在同一个城市,也要去上海拍他,同一个地方起飞、同一个地方降落,我觉得OK。”


        吴宣仪被捶墙按门铃


        我们找到的“站姐”中,有一位就是肖战粉丝。尽管不愿透露更多信息,但她还是回答了关于“站姐”和“私生饭”的问题。她表示,“私生不懂和偶像之间的界限,而站姐应该出现在偶像本人觉得没有问题、舒适的距离。”

         

        小美认可上述两位站姐对“界限”的定义,拍图多年,过程中她切身感受到“追星规则”和“实际情况”在一直变化,“机场图”拍摄争议爆发其实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原本拍图‘站姐’也是正常登机,随着拍图的人变多了,影响到正常旅客出行,明星会选择走VIP通道。但粉丝依然有看机场图的需求,短短的廊桥就成了一部分站子唯一且必须拍到图的地方,一旦拥挤,廊桥拍图也会被禁止。”因为饭圈必须保证明星本人和粉丝群体的形象是正面的、健康的。


        粉丝在机场近距离拍摄肖战


        但小美也承认,所谓的“界限”周围存在“灰色地带”。而这块模糊部分还催生出了一种新的职业——“代拍”。在肖战的“航班事件”中,粉丝就将矛头直接对准了“代拍”,指出他们“不等于粉丝”,是“为钱不顾后果”的人。

         

        但随着“站姐”群体呈现出一定比例的职业化趋势,如今“代拍”与“站姐”已逐渐形成“饭圈”一种新的寄生关系。


        议题3


        “为爱发电”PK“收入百万”


        “站姐”可以用偶像赚钱吗?


        就在近期,“代拍”频频成为热搜关键词。演员胡歌公开怒怼,要求他们“不要再拍”,而“Angelababy粉丝机场被打”新闻中的打人者,也被举报是常年蹲守机场拍摄视频的“主播”。


        胡歌机场斥责代拍


        绝大多数的“代拍”当然不能被称之为“站姐”,毕竟“带着爱拍图”和“以拍图牟利”在粉丝心中有着天壤之别。但随着饭圈的规矩变得更多、“屏幕饭”(不去现场的粉丝)的要求越来越高、追星成本不断增加、“站姐”的职业化比例上升,一些人也开始使用“代拍”这项配套服务。

         

        跟一场偶像的公开活动,“站姐”拍图、修图再出图的“规定时间”不断缩短,张珊形容,如今很多“站姐”已经可以被视为新媒体环境中的一个KOL(Key Opinion Leader,意见领袖),这也意味着她们在很多时候需要承担更多无形的“责任”。

         

        J就感慨“当站姐越来越累”:“出图、出视频,每逢佳节还得想着搞出点东西给别人看。正主不火的时候可能费了半天劲拍的图转发寥寥,红了以后又要和其他站姐Battle。普通粉丝可以自己选择想参加的活动见偶像,但作为‘站姐’,就会被其他粉丝要求偶像出席的每个活动必须尽可能到场。”

         

        尽管多数人还在继续“为爱发电”,将追星视作自己的娱乐活动,但也有的人已经将这件事转化为兼职甚至职业。“不然也不会有代拍出现了。”J说。

         

        小美以另一位选秀节目出身爱豆的饭圈举例:“7、8个站子,只有3、4个大部分活动能到场。”她说这样的比例已经算好的:“多数都是刚红的时候追的人多,已经红了一段时间粉丝又不想关站,就会(找代拍)买图。”



        除了找代拍买图,贩售周边也成为鉴定站姐是否用偶像赚钱的标准之一。

         

        过去,个站周边产品多由PB(Photo Book,写真集)、台历、DVD等组成,内容集合了一段时期以来“站姐”在演唱会、公开活动、机场等地方拍摄的公开及未公开偶像照片。如今,mini PB、透明小卡、书签、应援手幅等更多样的商品不断出现,很多“站姐”还会将产品进行多样化组合,成套进行销售。

         

        通过购买PB解锁更多独家偶像美图,不少粉丝心甘情愿为“站姐”的产出买单。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这样的“饭圈生态”——这笔没有真正花在偶像身上的钱,“站姐”能够从中盈利多少、盈利用于何处、是否侵犯了偶像权益等等,都会成为双方争执的焦点。

         

        归根结底,一部分粉丝非常介意,“站姐”到底有没有用偶像赚钱?



        那么赚到钱了吗?

         

        在“顶流”艺人的饭圈中,“站姐”因为应援、贩售周边而被刷上热搜的情况屡见不鲜。朱一龙、白宇,肖战、王一博的站子都曾因此陷入舆论风波。根据新闻报道,前者当时的PB销量高达16000份,折算下来销售额超过250万;而后者的周边组合累计销量同样有万份之多,销售额轻松突破百万。


        新闻报道某“站姐”通过贩卖周边获利超百万


        随着粉丝经济的不断发展,周边物料制作也已经有了成熟的产业链做支撑。小美向我们透露,普通站子的周边成本基本是售价的二分之一,“这算是比较良心的,也有的是三分之一。”

         

        批量越大,成本还可以被进一步压缩。有媒体报道称“一万份以上的130页PB成本不超过15元,台历则只要10元”,按此计算,上述两位“站姐”通过贩售周边能够获得的利润接近甚至可能超过百万。

         

        当然,需要通过这些利润“回血”的追星成本远比我们看到的多。张珊表示,赚到钱的“站姐”当然有,甚至赚到巨款的也不少,但比例不大:“90%无法填上追星的花销。”小于同样认为赚大钱的“站姐”只是个例:“追一次线下基本要花费5000到15000不等,还有生日应援、集资打投、杂志、新歌、电影包场等等。说实话,都是用自己的钱‘为爱发电’,用卖周边那点钱补花销真的不太行。”


        肖战、王一博“站姐”捐建希望小学


        正如小于所说,多数粉丝在购入周边前后也会仔细考量一个“站姐”是否足够“真爱”。J尽管自己不愿用偶像盈利,但她理解每个人的考量:“赚的钱怎么花才是需要思考的,同时你还要想怎么和粉丝交代。”

         

        给到粉丝的交代就是把赚来的钱继续投入到偶像身上。根据张珊的观察,赚了七八十万,花30万给偶像做应援的人反而比只赚二十万追星成本都没填平的人更受欢迎。比如上文中提到的肖战、王一博“站姐”,在售卖周边前后,她除了跟行程、做应援、购买大量杂志代言外,还以两位偶像的名义捐款50万用于公益事业。


        结语


        拒绝职业化、不要自我感动、过度沉迷


        追星冷暖自知最终还要回到自己身上


        作为一个对当前饭圈生态有一定了解,但并不身在其中的外人,我通过这场线上“站姐大会”了解到了不少新的“专业知识”与规则。


        这几位“站姐”每个人都在自身的圈子中小有影响力,但谈到“职业化”,她们和面对“站姐大会”邀请时一样坚定的表示了拒绝。


        在线下举办的“站姐大会”上,一位粉丝曾形容粉丝经济时代的追星“比很多事情都要高级”:


        “和大多数美好的事物一样,并不是人在马斯洛金字塔底端的需求。当我们满足了基础的温饱需求和安全需要以后,通过追星这种方式,可以交到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满足社交需求,可以做出精良的作品被更多人肯定满足尊重需求,甚至可以通过众多粉丝的力量完成人生中从未想过的很多事情完成自我超越。”



        但“站姐”在与我们的沟通中一致表达的观点则是:做这件事的初心,纯粹只是为了自己开心,把它当成工作之余的一项正常的娱乐活动。她们会在跟行程的过程中和亲友们聊聊近期“饭圈”的所见所闻,但回到不太理解追星活动的三次元,多数人会选择“闭麦”(不发表个人意见)。

         

        “我说我跟行程收获开心他们也理解不了。理解不了就别理解了,追星就是冷暖自知,不需要所有人都理解吧。”J告诉我。

         

        而小美也坦言,追星这么久,自己确实也没有原来那么高的热情了:“主要是那个阶段过了你知道吗,也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一开始的时候确实也要争也要抢,什么都想做成最好的,现在慢慢的没有这个劲头了。也是觉得现在的一些规则有点无奈吧,而且确实工作之后,时间上也有很多不允许。”


        “站姐大会”现场图 源自网络


        在小美、张珊和小于看来,眼下“站姐”的确开始出现职业化、普及化的趋势,一两句话很难说清利弊。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有一天你突然发现追个星、拍个图,就能不断收获别人的肯定,这可能成了你有史以来做得最好的一件事,甚至你还能从中赚钱,到后面就有可能迷失了。”小美的话中不乏忧虑。

         

        作为粉丝经济时代发展的“见证人”,小美承认自己也为了适应所谓的规则而做出了一些改变和妥协,但是她仍然相信,追星这件事最终所追求的还应该是取悦自己,“可能每个人都得经历这么一次,我也有过戏特别多、自我感动的时候。但我觉得这没什么,都得经历,都是过程,最终都要回到自己身上,自己开心就好了。”


        特别鸣谢:站姐小美、J、张珊、小于,鱼肉、亚麻、小金对本文亦有贡献。


        文/獠牙牙